加入收藏
上海家电网
致力于打造家电行业领先网络媒体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渠道资讯->正文

苏宁小店盈利待考

  经历了两年资本狂热期后,便利店行业开始步入调整。

  近日,长江商报记者走访发现,在北京、武汉等地的部分苏宁小店开始陆续关闭、调整。在苏宁小店武汉江南春城店记者看到,店内货架东倒西歪,靠墙面的柜台上“清仓大甩卖、限时抢购”等字样格外醒目。而在北京,多家苏宁小店招牌已拆除,无品牌字样,且在门口贴有“门店整顿、暂不营业”等信息。

  一面是关店调整,另一方面,苏宁小店也在探索新模式——合伙人制度,即为员工提供创业平台,以激发员工积极性。然而,从实践来看,如生鲜电商呆萝卜实行合伙人制后,尽管短暂缓解了资金饥渴,却难以解决企业造血能力;人人车一边推合伙人制试图走轻资产运营之路,一面却被曝拖欠广告费,盈利护城河终难建起……至于还未实现全面盈利的苏宁小店,究竟效果如何,或许只有用时间来检验。

  部分门店关店调整

  苏宁小店真正意义上遍地开花,还得从2016年下半年新零售成为风投的新风口说起。彼时传统零售、电商巨头等各路资本跑步入局,便利店行业迎来了发展的热恋期。得益于资本的力推,苏宁小店尽管在2018年才正式面市,却只用了8个月便开了1400家便利店,一时间火遍大江南北。

  如今,资本的狂热已然趋于理性,零售便利店融资明显低于前两年,而今,尚未找到明晰盈利模式的便利店行业危机感油然而生,显然“疯狂扩张”并不是明智之选,及时止损成了行业共鸣。

  上周,长江商报记者走访苏宁小店武汉江南春城店,店内货架东倒西歪,靠墙面的柜台上面贴着“清仓大甩卖、限时抢购”等字样。同样,位于武汉汉阳区十升一路、春晓路、硚口区古乐路与长安路交叉口等多家苏宁小店已经关停。而在北京,据媒体报道,多家苏宁小店招牌已拆除,无品牌字样,且在门口贴有“门店整顿、暂不营业”的信息。

  还未达成开店目标的苏宁小店为何会关掉一些店面?这种关店是局部现象还是全国性调整?对此,苏宁方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期苏宁小店正在进行店面选址优化,有关有开。未来,公司将进一步整合大快消体系资源,依托家乐福供应链并围绕其辐射范围,将继续加快苏宁小店的发展”。

  根据苏宁的说法,从行业经验来看,成熟的便利店体系在运营过程中都存在优胜劣汰的法则,这属于正常的业务调整范围。苏宁小店的门店选址调整可以优化人才、资源配置,有利于订单、供应链等方面的效率提升。调整的主要原因在于店面的运营资源调整,以便更集中、更高效。未来,苏宁小店将加大在北京、上海、广州、南京等核心城市布局。未来也会加强苏小团、推客等社交社群等线上运营方式。

  “苏宁小店的关店应该是属于正常调整。一般而言冬季是便利店的淡季,便利店会在这个时候进行整体布局和调整,为来年春季旺季做储备和承接工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便利店行业人士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力推合伙人制

  一面是苏宁小店进入调整,另一面,却是紧密推进的合伙人计划。

  尽管市场上便利店整体造血能力不足,但苏宁小店并未按下“暂停键”。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苏宁小店“内部员工”加盟于2019年6月正式开始。按照苏宁的愿景,这是公司给员工提供的创业平台,属于多干多得、好干好得,让员工实现老板梦。

  曾有媒体报道,合伙人制度下,公司承担门店的房租,水电也有一定补贴,但门店的运营交由合伙人,相应地,会给合伙人1.5万元的劳务费,合伙人仍通过苏宁采购,定期有督导进行检查,但是可自行招聘工作人员运营或自己运营。此外,苏宁小店会给合伙人门店设有经营目标,根据目标的完成情况和营业额给出提成。

  苏宁方面相关人员向长江商报记者透露:“目前,苏宁小店合伙人门店占比已经超过50%,在向80%迈进。苏宁小店在不少区域实行合伙人制,将人员配置、利润分配等权力充分释放给合伙人,但门店的主体未变,仍是苏宁小店公司。合伙人制让合伙人收益与门店经营效益实现更多地挂钩,刺激店长及店员积极性,降低损耗、减少成本、促进销售,提升整体运营水平。”

  不过,上述计划对于店员而言却是一份机遇和挑战并存的尝试。上周,长江商报记者来到武汉光谷一家苏宁小店,将近20平米的小店只有一位店员在收银台前,和记者闲聊时,其表示店里生意有起伏,雨天生意会受影响,是否能盈利目前并不清楚。

  而对于整体盈利情况,上述苏宁相关负责人并未直接回复,仅表示“目标是先把数量做起来,把口碑和市场占有率做好。”

  事实上,苏宁小店的盈利问题,也是便利店发展至今普遍面临的行业痛点。“实现单店盈利其实并不难,很多便利店的单店其实已经在盈利了。只不过行业竞争激烈,需要在供应链、仓储以及技术上持续下功夫,这是一笔不小的持续性投入,累计起来造成整体难以盈利的局面。”

  苏宁小店总裁鲍俊伟曾透露,苏宁小店的单店成本在100万元左右。以目前6000家门店计算,苏宁小店已经烧了60亿资金。而根据苏宁2018年10月发布的公告,截至2018年7月31日,苏宁小店净资产为-3.1亿元,2018年前7个月净亏损2.96亿元,苏宁易购(002024)还借款6.53亿元发展苏宁小店业务。而2019上半年财报显示,苏宁小店仍处于阶段性亏损。

  不过,苏宁也很快提出应对之举,2020年度工作部署会上,公司调整了新的组织架构,苏宁小店、苏宁零售云将独立成为子集团,成为苏宁新零售又一大调整。这时候,将亏损的苏宁小店等业务剥离出来,实现独立自负盈亏,或可美化财务。

  进入精细化运营阶段

  苏宁小店独立,并不意味着苏宁会减少对便利店的投入。相反,前段时间,苏宁易购48亿元正式完成了对家乐福中国股权收购,目的就是为苏宁小店发展打通供应链壁垒。

  在线上红利渐失,运营成本越来越贵的时候,便利店有可能成为新零售最为重要的突破口,苏宁小店也在尝试摸索行业方向。对店面、生鲜运营、O2O、供应链、组织五大板块进行升级。“今年以来,苏宁小店进入精细化运营阶段,在店面运营、供应链、人才等方面不断迭代和升级,目前已取得明显效果。”上述苏宁方面人员表示。

  面对行业同质化竞争,苏宁小店主打特色除线下服务外,线上服务也是其优势,不过,长江商报记者走访苏宁门店了解到,目前苏宁的线上订单占比较少,主要业务还是以线下为主。

  此外,“苏宁虽然整合了供应链,有了供应渠道,但是商业模型却趋于传统,24小时服务和鲜食供应相对较少,没有找到适配的模式。”上述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便利店业内人士指出,一个成功的商业形态一定离不开成熟的盈利模式,苏宁小店发展资金是充足的,但是发展并没有特别大的特色,这是未来最大的挑战。

  在武汉光谷一家苏宁小店,长江商报记者看到,与传统便利店相同,店内商品主要以零食、日用品为主,在收银台位置和收银对面保鲜柜上也有鲜食,不过备货量并不多。“鲜食是便利店最大的盈利点,但是保质期短耗损高,未来如何做好减本增效是行业努力的方向。”对此,业内分析认为,便利店还需根据短、中、长发展阶段的不同任务目标,来逐步实现全面能力提升。


扫一扫,最新最热家电行业动态,权威数据、专家观点、新闻热评尽在掌握。微信搜索“上海家电网”/“shjiadian”即可关注,期待您的点赞或拍砖!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
来源: 长江商报 责任编辑:shreen
上一篇新年豪礼任性送 永乐跨年狂欢沸腾.. 下一篇国美首批百名舒适家设计师亮相,..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