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上海家电网
致力于打造家电行业领先网络媒体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正文

破产重组 贾跃亭这一步坑苦了乐视 可对FF却是个好消息

  时至今日,贾跃亭留下的数百亿债务“炸弹”仍未完全拆除,今年或将乐视和贾跃亭拖入破产。

  破产清算,或许是乐视唯一出路

  10月14日晚,乐视网(300104)公告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预亏101.97亿元-102.02亿元,其中,第三季度再度亏损1.5亿左右,公司恢复上市也遥遥无期。

  而这亏损的100多亿中,有98亿多是乐视体育、乐视云等9件已经出具仲裁结果的案件的负债损失计提,而有18方投资人对公司违规对乐视体育担保案提起仲裁,仍有9起仲裁案仍在审理过程中。

  而作为乐视网和乐视体育的实控人,贾跃亭是违规担保的最大受益者,现在出了问题当然是第一责任人。于是乐视不断喊话让躲在美国的贾跃亭出来负责,近日也要求其履行向乐视网提供57亿元借款的承诺。

  但此时的贾跃亭已经属于泥婆萨过江-自身难保,美国当地时间10月13日,贾跃亭根据美国相关法律第11章(chapter11)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

  截至目前,贾跃亭身上还背着总额约36亿美元的债务,若减去已冻结待处置国内资产以及可转股的担保债务,还剩下约为20亿美元这一大堆债务难以偿还,这意味着他对于乐视的违规担保问题也是无能为力。

  而半年报显示,乐视网目前资产合计80.75亿,其中流动资产不到30亿,根本难以偿付这凭空而来的一百多亿的债务。面对巨额负债、亏损,乐视网只有破产清算一条路。

  因为为了继续活着下,乐视已经没有啥可卖的了。在去年将核心股权资产--乐融致新(原乐视致新)、乐视影业的全部股权进行拍卖后,今年乐视再度拍卖核心资产——乐视大厦。

  近日,据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信息显示,乐视大厦将于11月18日10时至2019年11月19日10时止(延时的除外)在京东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公开拍卖。(网址:http://sifa.jd.com/)

  总面积为2万平方米乐视大厦共14层的,其中1-2层为配套商业,总价为139918965元,每平米55342元,3-14层为办公用房,总价828695678元,每平米48483元。合计本次拍卖对于大厦的总体评估价为96861.4643万元,综合下来平均每平米49369元。

  在2016年11月,乐视控股曾以乐视大厦作为抵押贷款14亿元,以去年11月20日为时点的中估值相比14亿的贷款相比缩水超3成;但是设定的起拍价只有67803.025万元,和总体评估价相比再次缩水3成。

  在乐视卖资产度日之时,贾跃亭的境地也不是很好,庞大的债务问题让其不得不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同时不得不放弃FF的控制权。

  老贾卸任CEO、破产,利好FF汽车

  可以说贾跃亭对于造车可谓是情有独钟,乐视事发前的2016年9月,乐视超级汽车已完成首轮10.8亿美元融资,而目前老贾最大的债主(2.8亿美元)英大资本也是此次卷入乐视漩涡。

  而乐视出事后,老贾任然不放弃其造车计划,在卸任乐视董事长后任然先后担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法拉第未来公司CEO、FF全球CEO等职位。

  然而就在今年9月初,FF突然正式宣布贾跃亭辞去原CEO职务,出任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这一样一个可有可无的职位时,这一变化让市场一度迷惑,难道老贾失势了。

  直到老贾宣布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并将个人持有的全部FF股权及相关收益权转入债权人信托,大家才明白FF的控制权真的不再掌握在贾跃亭手中,这对于FF来说无疑是一大利好。

  因为在过去数年间,贾跃亭的庞大债务问题一直阻碍FF发展,FF汽车身上“贾跃亭”的标签太深,去年FF与恒大的不欢而散,核心原因便是贾跃亭不愿放弃对FF的控制权。

  现在通过贾跃亭卸任CEO和个人破产重组,有利于弱化掉大众FF身上“贾跃亭”标签印象。

  FF的未来的掌握在合伙人手中,其代表就是接任老贾职位的毕福康,他是曾在宝马公司工作了近20年汽车圈老将。

  而其最急迫的就是让FF重新赢得投资人的信赖,获得融资要解决资金问题。目前FF的账面资金已经非常紧张,让其不得不以8000万美元卖掉了洛杉矶的总部大楼金和拉斯维加斯的900英亩土地,之后获得一笔2.25亿美元的债权及信托融资,两笔资金让FF汽车资金紧张的局面有所缓解,但未来面对汽车的量产,资金缺口任然巨大。

  毕福康明确表示:“我们希望明年第一季度完成新一轮融资,然后在12-15个月之后开始寻求IPO的机会。而在IPO之前,FF还需要8.5亿美元的资金。”

  在申请破产之前,老贾除了和其旗下的资产做切割,也在申请与甘薇离婚,避免因个人破产影响家人。

  老贾申请离婚,甘薇能否免责

  在贾跃亭的个人破产重组申请文件的第125页显示,甘薇、贾跃亭在10月11日向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申请离婚,目前案件状态为审理中。但目前锦江区人民法院的官方网站、微博、公众号等尚未公布相关信息。

  外界普遍认为贾跃亭此时“离婚”是切割债务,更多的是为保全其中一方(甘薇),今年贾跃亭曾两次向甘薇转账了51万美元用于“家庭费用”。

  目前贾跃亭有一个儿子和两个女跟着甘薇生活,每月需向甘薇支付一笔孩子的教育和生活费,还有父母赡养费。

  而在当事人面临巨额债务时,经常会选择离婚来保全一方,因一般离婚后产生的新债务不会再牵扯到离异配偶。

  但对于婚前负债来说,离婚案并不能解决债务最终由谁承担的问题,因为一个债务认定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以该债务是否是夫妻共同生活所负来认定。

  而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王辉律师表示,贾跃亭、甘薇选择的是诉讼离婚而非协议离婚,这既能使甘薇因得到贾跃亭的数十万美元转账,又能使甘薇与贾跃亭个人债务分割开来。


扫一扫,最新最热家电行业动态,权威数据、专家观点、新闻热评尽在掌握。微信搜索“上海家电网”/“shjiadian”即可关注,期待您的点赞或拍砖!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
来源: 电商报 责任编辑:shreen
上一篇《空调新消费主义白皮书》在京发布 下一篇洗衣机整体下行!中高价位市场与..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