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上海家电网
致力于打造家电行业领先网络媒体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曝光台->正文

同款价差超1倍 科勒智能坐便器真假难辨

  《家居产业周刊》策划的 “3·15家居品质探源”系列报道对科勒产品及售后问题进行曝光次日,科勒方面提出为杨女士更换智能坐便器,但在换新品、退差价时杨女士意外发现,科勒不同渠道价差甚大。北京商报记者由此展开调查,发现科勒在北京各个渠道的产品价格基本都不相同,最大价差超过1倍。

  分析人士认为,终端高价差的背后是渠道管理混乱,同时也为造假提供了可乘之机。

  品质问题牵出价差内幕

  在杨女士心里,科勒的诚信之牙已一颗一颗掉落。

  2019年3月8日,在北京商报《家居产业周刊》公开报道科勒产品质量问题频出、售后问题久悬不决一天后,科勒提出向北京的杨女士更换型号为“K-5401T-3-0”的智能坐便器。

  “原来那款我们已经不敢再使用,产品本身有问题,所以才换了新款,但新款比我们原来那款便宜,需要退差价。”换新品、退差价,是杨女士与科勒协商的解决方案,然而新品虽换,在科勒应该向杨女士退多少差价上,双方出现了不同意见。

  与首次购买科勒产品痛快下单不同,杨女士对更换产品型号进行慎重选择,在比较中意外地发现,科勒不同渠道价格相差不少。“之前红星美凯龙(港股01528)至尊Mall给我们推荐了一款型号为77798/99的产品,报价2.9万元,我去居然之家北四环商场看,发现只要2万元左右。最后为我们更换的是型号为K-5401T-3-0的智能坐便器,当时报价1.8万元,但居然之家北四环商场最低价只要15999元,后来我截图给他们看,他们才按照最低价给我们进行退款处理。” 同款坐便器价格相差2000元左右,杨女士由此对科勒价格是否诚信、标价是否透明产生质疑,“为何科勒没有官网统一价格?”

  对此疑问,科勒官网售后人员如此回复北京商报记者:“官网无法查询产品价格,咨询价格需要到线下门店或天猫官方旗舰店,科勒官方暂时不参与报价。”

  同款产品最大价差超1倍

  同款科勒智能坐便器的价差仅仅是2000元吗?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远远不止如此。

  3月15日,北京商报记者以“K-5401T-3-0”智能坐便器为例,在京城各个渠道调查科勒产品价格。北京红星美凯龙至尊Mall的店员报价18000元,而在美联天地建材市场、居然之家十里河店和集美家居大红门旗舰商城,只需15999元就能买到。该型号的智能坐便器,在十里河民和兴家装城(以下简称“民和兴”)中一家打着“科勒”招牌的店面内,售价为18800元,旁边一家打着“申鹭达卫浴”招牌的店面内,竟然也能买到科勒的智能坐便器,该款产品最低售价仅为14450元。

  传统卖场渠道价差不小,网销渠道更是惊人。科勒官网上并没有标注该款智能坐便器的统一市场价格,如要询价只能通过在线预约,等待经销商的反馈。北京商报记者在淘宝和京东输入“科勒K-5401T-3-0”关键词进行搜索,淘宝显示出多个科勒专卖店,其中科勒官方旗舰店价格为15999元,但“鑫盛雅建材”仅售11900元;在京东显示的13款相关产品中,科勒官方旗舰店价格为15999元,最贵的一款来自“铭枫家装建材专营店”,售价高达29598.15元,折后价25158元。

  同一款智能坐便器,在8个不同渠道里,出现了11900元、14450元、15999元、18000元、18800元、25158元6个价格,最高价与最低价相比,价差超过1倍。对于价格差异,铭枫家装建材专营店销售员秦文庆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我们是厂家发货,价格是销售部定的。”民和兴科勒店面的经销商则坦言:“它(科勒)这个挺乱,不是统一的,从各个渠道出来的价格都不一样,但送货都是厂家来送。科勒在中国没有直营店,都是经销商来做,科勒也不管下面,消费者觉得哪里便宜就到哪里买。”

  对此,3月20日,科勒方面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复称,科勒(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向经销商发布“建议零售价”,经销商综合考量各种因素后决定最终零售价,同时根据市场活动、季节促销、额外服务等因素给予消费者相应折扣。“我们相信,现行的价格体系符合市场经济和公平交易原则,并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企业不得在销售终端统一限价的相关规定,同时也给予广大消费者多样化的选择权。”

  渠道混乱导致真假难辨

  业内人士指出,科勒多种渠道混战京城,也为造假提供了可乘之机。

  北京商报记者在北京线下渠道走访时发现,同样是科勒,有挂着科勒牌子的专卖店,有虽然挂着科勒牌子但和其他卫浴品牌混在一起卖的,还有不挂科勒牌子照样卖科勒产品的。

  科勒官网显示,科勒授权的北京店面共有40家,包括居然之家、红星美凯龙、集美家居等主流卖场。美联美天地建材市场的科勒店面不在科勒官网渠道内,店面销售员范女士表示:“我们属于北京建贸集团,是从正规渠道拿货的”;民和兴“科勒”店面虽然挂着牌子,店面内却同时销售着杜马卫浴等其他品牌的产品,至于科勒产品的价格,店长需要通过一个电话才询问到;民和兴“申鹭达卫浴”的范经理也是通过电话现场联系报价,不过他的店面并没有摆放科勒产品,“我们直接从科勒总公司拿货,价格肯定比大店里的便宜,只不过这里主要是批发市场,店里不让摆”。

  “产品标价是科勒官方定的,最终售价却由各个经销商决定,各个地区的情况都不一样,北上广的价格最低,别的地方价格偏高。”科勒在华北地区的一位张姓经销商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

  “这是终端管理上的疏漏。”全国工商联家具装饰业商会卫浴专业委员会秘书长谢欣认为,一个1万多元产品的价差在20%-30%以上就属于很不正常,说明有些产品的来路不正。“这些科勒线下店面可能不是同一个经销商,这个差别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方面有经销商为了完成销售业绩,刻意用这款产品做促销;另一方面可能有水货的存在,像科勒这种大品牌,不排除有仿冒产品。”

  一位不愿具名的知名卫浴品牌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一般在零售端,科勒智能坐便器出现仿冒品的概率不大,首先,智能坐便器整体的销售量不大,造假的可能性很小;其次,智能坐便器的价格普遍比较高,以某一款作为仿冒对象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在工程端,因为智能坐便器的需求量比较大,不排除出现仿冒品的可能性”。

扫一扫,最新最热家电行业动态,权威数据、专家观点、新闻热评尽在掌握。微信搜索“上海家电网”/“shjiadian”即可关注,期待您的点赞或拍砖!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
来源: 北京商报 责任编辑:chensiwen
打印繁体】【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0】 【关闭
上一篇美容仪成了“毁脸器”?母女俩用.. 下一篇不合格率仍达两成以上 中国小家电..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