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上海家电网
致力于打造家电行业领先网络媒体
当前位置:首页 -> 趋势 -> 科技前沿->正文

别害怕,人工智能会创造很多新工作!

  《经济学人》杂志日前撰文称,人工智能虽然会取代一些现有的工作,但鲜为人知的是,人工智能本身也需要大量的劳动力作为后盾,所以这项技术的崛起反而会创造很多新职业。

  当第一批带有插图的印刷书1470年代开始出现在德国城市奥格斯堡时,木雕艺人纷纷抗议示威。由于担心自己的工作不保,他们强行关停了印刷机。但实际上,他们的技能所面临的需求反而有增无减:其中一些人需要帮助越来越多的书籍绘制插图。

  自那以后,人们总会隔三差五地担心自己因为科技进步而丢掉饭碗。最新的焦虑来自人工智能的出现。但这一次,科技进步同样会创造新的工作需求。

  暂且小举一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通过所谓的“人工云”(human cloud)提供数字服务。事实上,有悖直觉的是,很多人之所以从事这样的工作,恰恰是因为人工智能大潮汹涌而至。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有500多万人已经通过Freelancer.com和UpWork等在线集市实现远程工作。从设计网站到撰写文案,他们的工作内容多种多样,每小时的薪水至少也有几美元。根据市场研究公司Staffing Industry Analysts的测算,这类公司2016年的营收约为60亿美元。

  如果你更喜欢琐碎的任务,还可以使用亚马逊Mechanical Turk这样的“微工作”网站。约有50万“Turker”在上面从事音频转录等简单工作,但他们从事的每一项“人类智能任务”获得的报酬通常不超过几美分。

  很多大型科技公司都会聘用成千上万人来监督自己的服务,或者控制服务品质,而且往往都通过外包公司完成。谷歌(微博)据称拥有1万“评级师”,专门负责查看YouTube视频或者测试新的服务。微软也运营着一个“通用人类关联系统”(Universal Human Relevance System),每月都会处理数百万项微工作,包括检查其搜索算法的实际效果。

  这些数字可能继续增长。一大原因在于“内容审核”的需求日益增加。德国新出台的立法要求社交媒体24小时内在该国删除所有非法内容,包括否认犹太大屠杀的相关内容,否则就会面临巨额罚款。Facebook宣布将把审核员人数从4500人增加到7500人。

  人工智能会消灭一些数字工作——例如,软件在将音频转录成文字的过程中表现更好。然而,人工智能也会创造其他的数字工作需求。这项技术可能需要使用很多计算能力,而且配有一流的算法,但同样需要依靠人类提炼的数据。

  想让无人驾驶汽车识别路标和行人,就必须利用大量相关视频对算法进行训练。而这些脚本则需要人类手动添加标签。这一过程已经给成千上万人创造了就业机会。一旦算法开始运作,还要由人类负责验证它的表现,并通过反馈来提升效果。

  微任务创业公司CrowdFlower提供的一项服务就是所谓的“人工介入”的典型例子。例如,数字劳动者负责按照内容、情绪和其他指标对消费者的电子邮件进行分类。这些数据都会提供给一个算法,由其负责处理多数请求。但那些难以回答的问题依然需要由人类来处理。

  你或许预计人类会随着算法的改进而逐步退出。但任职于微软研究院的玛丽·格雷(Mary Gray)却认为,这种情况即使发生也不会很快变成现实。算法最终或许足以独自应对一些任务,并且掌握自学能力,但消费者和企业还会期待更加聪明的人工智能服务:亚马逊Alexa和微软Cortana需要回答更加复杂的问题。训练算法和处理例外情况的任务仍要由人类来负责。

  因此,格雷和他在微软研究院的同事希达尔特·苏里(Siddharth Suri)认为,UpWork和Mechanical Turk等服务预示着未来的趋势。他们预计,很多人类劳动都将分裂成能够通过互联网交付的任务,然后与人工智能结合起来。

  例如,旅行社就可以利用人工智能来处理机票预订等常规任务,但个性化行程规划等较为复杂的任务则要转给人类来完成。

  斯坦福大学的迈克尔·伯恩斯坦(Michael Bernstein)和梅丽莎·瓦伦汀(Melissa Valentine)看得更远。他们预计将出现一些“临时公司”,这些公司的员工都是从网上招聘的,并由人工智能负责调配。

  为了测试这个想法,这两位研究人员开发了一个程序,针对具体的项目组建许多这样的虚拟公司——例如,招募员工后为其分配任务,借此设计一款能从驶向医院的救护车上报告伤情的智能手机应用。

  在这种“闪电组织”里工作肯定很有趣。但很多人担心,人工云可能会创造一种全球化的数字无产阶级。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萨拉·罗伯茨(Sarah Roberts)发现,内容审核员在长时间检查可疑的社交媒体内容后,往往会感觉精疲力尽。

  牛津大学的马克·格雷厄姆(Mark Graham)总结道,在线工作平台的确为很多人提供了新的收入来源,尤其是贫穷国家,但这些服务也会压低工资水平。所以,政府需要在设计大型数字劳动项目时保持谨慎——肯尼亚已经设立了这样的平台,希望训练100多万人从事在线工作。

  科技通常的不是非黑即白的,奥格斯堡的印刷术为木雕艺人创造了新的工作,但他们很快就发现这种工作的重复度更高。类似的妥协和权衡今后可能再次上演。


扫一扫,最新最热家电行业动态,权威数据、专家观点、新闻热评尽在掌握。微信搜索“上海家电网”/“shjiadian”即可关注,期待您的点赞或拍砖!

来源: 腾讯科技 责任编辑:shjiadian
打印繁体】【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0】 【关闭
上一篇江苏,用物联网追赶浙江的互联网 下一篇人工智能学“说人话” 网络“水军..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