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上海家电网
致力于打造家电行业领先网络媒体
当前位置:首页 -> 频道 -> 数字家庭 -> 行业动态->正文

微鲸与供应商陷款项纠纷,曾效仿乐视模式

  3月19日,有供应商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称,微鲸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鲸科技)拖欠了他们2016年7月至2017年8月提供服务的款项。

  对上述说法,记者很快联系到了微鲸科技方面,对方虽承认有欠款,但否认拖欠款项一说。微鲸科技方面认为,公司不存在拒不执行的行为,目前都处于正常的时间周期里面,毕竟尚未到约定的日期。
  与此同时,微鲸科技方面还向记者表示,上述供应商是2017年就被公司除名的供应商,双方对业务的纠纷2016年就已产生,目前微鲸科技方面的法务正在介入解决。
  微鲸与供应商陷款项纠纷
  官网显示,微鲸科技是一家专注于家庭娱乐的互联网科技公司,由黎瑞刚和李怀宇于2015年联合创立,华人文化、阿里巴巴、腾讯参加了微鲸的创始发起人组合。
  曝出微鲸科技拖欠款项的供应商是南京盛跃公关策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跃公关),该公司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出示了一份《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以下简称《调解书》)。
  《调解书》显示,原告盛跃公关与被告微鲸科技服务合同纠纷一案,该院于2017年11月6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向该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向原告支付拖欠项目款及常规月费约286万元;2、被告支付原告违约金约7.03万元;3、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6年7月至2017年8月,被告委托原告为被告多个项目提供公关策划服务。原告已按约将各项目执行完毕,但被告一直未按约向原告付清相关款项。
  《调解书》里还显示,被告辩称,“确实欠付原告服务费,但对于欠付款金额有异议。愿意与原告协商解决纠纷。”后经法院主持调解,当事人自愿达成如下协议:一、被告给付原告服务费约221.97万元,此款被告于2017年11月30日前支付原告80万元,于2017年12月31日前支付约22.11万元,于2018年1月31日前支付36万元,于2018年2月28日前支付36万元,于2018年3月31日前支付约47.86万元;二、如被告有一期未按上述约定期限履行付款义务,且逾期超过5个工作日,则被告应按该笔未付款金额的15%加付原告违约金。
  值得注意的是,《调解书》显示,原告和被告并无其他争议。然而,就在执行过程中,双方却因“欠款是否逾期以及是否拒不执行”而产生了争议。
  律师:2月底欠款已构成逾期
  “盛跃于2015年和我们(微鲸科技)合作,2016年双方因业务的问题有了矛盾,于是2017年的时候,我们和他们(盛跃公关)解除了服务合同,不用他们(盛跃公关)做供应商就会涉及到一些款项,大家在法院里面有异议,互相不认同,最后就是正常走程序。”微鲸科技方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欠款陆陆续续都在还,一直都很正常,直至今年的2月份,因那个时间正好赶上过年,加上可能又有些纠葛,那一期还款就给耽误了。
  微鲸科技方面还称,欠款并没有逾期,付款的正常时间是3月底,仅2月份的那一笔未付而已。
  对此,盛跃公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一,法院调解书是真实客观存在的,微鲸承认欠款,法院判决他们应当按五期偿还;二,微鲸还了三期,剩下两期违约未还,这也是客观存在的;三,违约之后,我们主动联系微鲸对接人两次,对接人就说还不了,并且截止到目前,已经没有任何人和我们沟通还款事宜;四,对方违约之后,唯一一次主动联系我们,还是因为有媒体跟进报道;五,我们自始至终没有对微鲸的经营情况做任何评价,目前也不打算做评价,一切等4月5日我们申请强制执行后,看微鲸方面的配合程度再议。最后,我们从来不想和微鲸撕逼,毕竟是曾经的合作伙伴,只是这笔钱拖太久太久了,我们的诉求很简单,就是希望微鲸依照法院判决,如约履行还款义务。”
  “《调解书》已经生效,如果还有两笔款没有按照调解书的内容支付,可以申请强制执行。”在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看来,2月底这笔款已经构成逾期,按照调解书的内容,逾期超过5个工作日,应该支付该笔款项的15%作为违约金。至于逾期的具体理由不重要,关键是逾期的事实存在。
  此外,赵占领并不认为此事存有争议。他表示,《调解书》写得很清楚,而且已经生效,具有法律强制约束力,一方不履行的话,另一方可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这个《调解书》也没有明确双方需要对此保密,所以即使将《调解书》公开的做法可能不妥,但也不违法。”
  根据赵占领的说法,企业一旦开始拖欠供应商的款项,一般会有多种可能性:1、内部财务付款审批流程比较长,导致逾期付款;2、公司资金临时比较紧张;3、觉得合作方提供的服务比较差,未达到预期效果,所以不想付款,或者不想及时足额付款;4、合作双方闹掰了,故意不付款。
  多数互联网彩电品牌不景气
  此前的彩电行业可谓盛况空前,继乐视“颠覆”传统彩电后,小米、暴风、风行等一大票互联网企业也加入战局并快速扩张。
  产经评论家刘步尘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微鲸科技和乐视的模式是一致的,即低价销售硬件,通过硬件补贴内容等。他说,这样的模式并没有成功的先例,迄今为止,全球主流的彩电盈利模式仍然是靠硬件来盈利,并非软件盈利。
  不过,据微鲸科技方面的说法,微鲸从2017年就放弃烧钱模式,努力转型,调整结构,目前各项事务积极推进。而微鲸科技CEO李怀宇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现在整个产业从泡沫破灭,进入到一个重新建立良性的产业结构。”他认为,烧钱模式已经终结,硬件要盈利。对此,刘步尘认为,李怀宇的反思是理性的。
  另据奥维云网彩电业年度分析报告显示,去年中国国内彩电市场受创,面板成本上升、互联网品牌疲软是两大原因,互联网电视整体份额下降6个百分点至13%。
  奥维云网黑电事业部高级研究经理卞铮对此表示,互联网品牌(份额)2017年下降的主要原因是资本和成本的环境发生变化后,互联网品牌之前的运营模式无法继续。他指出,低价亏本销售可以短期实现用户获取,但不利于品牌形象的建立和长期运营,需要在合适的节点转变增长方式。
  按照卞铮所述,目前大多数互联网品牌都处在持续不景气的状况,主要原因在于之前的运营模式被推翻后还没有建立新的模式,资本仍然保持谨慎。“2018年互联网电视品牌的发展限制条件仍然存在,做出好产品是最重要的突围机会点。”

扫一扫,最新最热家电行业动态,权威数据、专家观点、新闻热评尽在掌握。微信搜索“上海家电网”/“shjiadian”即可关注,期待您的点赞或拍砖!

来源: 每经网 责任编辑:shjiadian
打印繁体】【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0】 【关闭
上一篇互联网电视 将由谁来填补乐视之空.. 下一篇2020年我国智能电视市场渗透率将..
验 证 码: